小说巴士

第533章等着看好戏吧

????也不知道是不是宁子初心里的念叨起了效果,就在苏婉倩又准备开始说话的同时,一直安安静静地坐着的林向荣忽然起身。

????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,他脸上露出几分尴尬和几分难看之色,像是憋得有些难受,“着实不好意思,这肚子闹得慌,有些憋不住了。”

????说着,他便快速站了起来,捂着肚子便外夹着双腿快步往外走了。

????只是,在经过宁子初身边时,他捂着肚子的手却是微微地动了动,一丝丝恍若无物的白色粉末悄然落下。

????站在宁子初一侧的非肆面色不该,就像是完全没有发现林向荣的举动一般。

????林向荣心底这才松了一口气,更是加快了速度捂着肚子往外走。

????这一段也只是一个小插曲,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。

????“初儿妹妹,这些菜肴可是不合胃口?为兄见你并未吃多少。”宁越廷像是在没话找话一般,但是脸上的担忧神色却又像是十分的真切。若非宁子初早就知道了宁越廷的心思,恐怕还真的会被他那及擅长伪装的手段给骗了。

????毕竟她之前在宁家是真的爹不疼娘不爱的,除了宁老爷子之外,好难得有一个哥哥对自己这般温柔体贴,那她肯定是十分欣喜的。

????然而,现在的宁子初可不是以前的宁子初,就算宁越廷伪装得再好,她也能一眼认出来何为真心,何为假意。

????“吃惯了王府的菜,回到宁府有些不习惯。”宁子初淡淡地说道,说实话,就是每吃一口都是验毒,这也太麻烦了。况且,有些高级的毒可不是一根普通的银针能够验出来的,所以少吃些自然是好的。

????不过,这话宁子初不可能直接说出来。

????“原来如此,王府的菜肴自然是我们比不上了,还是委屈初儿妹妹了。”宁越廷恍然大悟地说道,一言一行倒是极有素养,将一个体贴的兄长形象表演得淋漓尽致,“只是这饭菜虽然不甚合胃口,却也须多吃些。你的身子这般消瘦,若是天气再冷些,怕是要受不住了。”

????“多谢大哥关心。”嘴上是这么说,可宁子初却还是没有将筷子给拿起来。

????对此,宁越廷也没再说什么了,毕竟他该说的也说了,要是再说恐怕就会惹人生厌了。

????许是因为宁子初的存在让众人都感觉到不太自在,所以这一顿饭也没有持续很久便散了。

????走在鹅卵石道上,见四周没有人跟着,非肆才终于低声开口询问:“小主子,方才林向荣……”

????林向荣还以为自己的小动作做得隐晦,却不知他一站起来非肆便已经警惕着了,他的小动作早就被看得一清二楚了。

????非肆也是没想到这林向荣竟然这么大胆子,会在那个时候下手。

????闻言,宁子初脸上冷冰冰的表情转柔和了几分,她一边走,脸上的笑容显得越加明显,“既然他非要送人头,我们就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
????“属下以为,林向荣应该不会这么大胆在这个时候动手脚,想必是受人指使了。”非肆又说道。

????宁子初抬头看向天上的那一轮弯月,眼底的清冷与银晖相映衬,嘴角的笑容更加的冷冽,“恐怕他就是幌子,被用来掩饰某人某些见不得光的行径。”

????“小主子的意思是,方才晚宴上还有另外的人出手了?”非肆心中一惊,他方才一直注意着所有人的一举一动,就连丫鬟的小动作都没有放过。但是转念一想,他毕竟只有一个人一双眼睛,要同时盯着这么多人,恐怕还真的可能有人趁着自己一时不察动了什么手脚也未必!

????宁子初没说话,只是眸子微微一眯,想到方才某人的一个看似再正常不过的动作,“先回吧。”

????没有得到宁子初的回答,非肆虽然心里痒痒的,但是也只好先忍着了。这里确实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地方,等回到了月出院再说。

????月出院。

????两人刚走过了流花廊,便觉眼前有一瞬间的黑,就像是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一掠而过,速度极快。

????“谁!”非肆迈出一大步,立即将宁子初护在身后,他的神色严肃,一双鹰隼般的眸子警惕地观察着四周。

????“属下见过王妃!”蓦地,数道人影无声落在宁子初和非肆两人面前,影动无风。

????一听那数道人影的话,宁子初和非肆也对视了一眼,皆是一愣。而后,宁子初从非肆的身后走出来,看向面前跪着的数人,“你们是?”

????“属下等是王泽大人特意派来保护王妃周全的!”其中一道黑影紧接着回答,“这是令牌,请王妃过目。”

????说着,那黑影便双手呈上了一块令牌。

????非肆走过去将令牌拿过,而后送到宁子初手中。

????宁子初将令牌检查了一边,确实没有问题,便点了点头。只是这人确实是有些太多了,人多了就容易引人耳目,于是,她思忖了片刻后与非肆无声地对视了一眼。

????到底是跟在宁子初身边很长一段时间了,非肆立马就明白了宁子初的意思,他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的人说道:“王妃身边有太多人跟着容易引人耳目,你们从中挑选两人留下,其余人回去吧。”

????“……”非肆话语一出,那些个男子纷纷对视了一眼,而后先开口说话的那个男子便道,“十七留下,其余人离开!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很显然,开口的男子是他们之中的老大,所以他一发话,除了被点到那个十七,其余人给宁子初行了一个礼之后便又倏忽消失了。

????那一个个的身后,看的非肆也是啧啧了两声。

????果然,楼九王手底下就没有一个废物!

????月色依稀,宁子初让非肆去点了几盏油烛,接着烛光看清面前两个人问道:“她叫十七,那你叫什么?”

????一开始宁子初也愣是一下,因为她发现那个被留下的十七竟然是个女子。要知道,楼阴司手下几乎就没有女子的存在,这个女子也算是独树一帜了。

????“回王妃,属下无名,排行第九。”男子毕恭毕敬道,丝毫不觉得没有名字是件多么奇怪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