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巴士
小说巴士 >综合其他 >这个剑仙有点肉 > 第十四章这分明就是块门板!

第十四章这分明就是块门板!

????果然,飞剑最终还是被无情地收走了。

????看着被杜儒轩收到储物戒指之中的蓝色飞剑,奚忘川觉得自己有些肉痛。毕竟那可是一柄中品灵器啊,虽然具体价值他不清楚,但是无论是卖相还是威力应该都是属于上乘的。

????看着奚忘川一脸纠结的模样,杜儒轩笑道:“师父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己的弟子?既然这柄飞剑给了小师妹,自然会给你寻一柄更加合适的飞剑!”

????想想也是,自己已经是金丹期修为了,对于飞剑的需求已经迫在眉睫。苏泉灵现在还在炼气,即使是给她一柄中品灵器,运行不了几下便灵力见底了。

????不过,说到底,奚忘川还是有些可惜。这柄灵器是他身上唯一的武器了,飞剑被收走之后,现在找人打架难道就只能用尖牙利爪?

????“这是师兄前些年使用的飞剑,便送与你了。”杜儒轩自然是知道奚忘川心里想的什么,一名剑修,手里怎能连把飞剑都没有呢?

????那是一柄黑色的巨型大剑,剑长六尺有余,宽足足有两尺。这柄巨剑没有护手,但是剑柄却有一尺多长,足以双手横握。都说重剑无锋,可是这柄重剑的刃口却锋利异常,单单就是立在这里,都有一股要把空间割裂的感觉!

????“这柄剑也是中品灵器。”杜儒轩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“这门板一样的东西虽然品阶不低,但是使用起来却是有些碍手碍脚了,一旦在狭窄的地方与人争斗,那是绝对施展不开的。”

????“不过,前期锻体、修炼使用这柄剑倒也是不错。等你习惯了使用这柄剑之后,再换其他的灵器也能够得心应手了。”

????似乎是因为自己送给小师弟的灵器过于奇葩,杜儒轩有些尴尬地笑道:“那个,小师弟,这柄飞剑只是暂时的,等到师父回来,再为你寻一柄新的飞剑!”

????奚忘川看着这门板似的大家伙,也似乎有些头疼。自己八岁的身体也就四尺有余,这柄重剑加上剑柄都快有两个自己那么高了,这还怎么玩?而且,这家伙足足两尺宽,往地上一放,说是门板也应该会有人相信的。

????“师兄……这也是中品灵器?”奚忘川不确定道,“谁会把门板炼成灵器?”

????“咳咳,师弟,这你就有所不知了。”杜儒轩也知道自己给小师弟这柄飞剑有些强人所难了,可是这毕竟是自己曾经用过的飞剑,其本身的品质还是货真价实的。“这柄飞剑通体乃是用锐金、玄石打造,别的不说,单单材料的价值,就远超同品质飞剑!”

????“怪不得,我听闻,寻常飞剑之中加入一点点锐金就足以削铁如泥,加入一点点玄石便能够开山碎石……这么土豪的一柄飞剑,应该是出自哪位身家颇丰的炼器初学者之手吧?”奚忘川满脸怀疑地问道。

????杜儒轩觉得自己今日尴尬癌都要犯了,这柄飞剑奚忘川还真没有说错,的确是出自炼器初学者之手。

????师父虹万丈,天纵奇才,无论是境界还是道法,都远超常人,在他们那一辈之中,绝对是了不得的神话。可能,任何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,如此惊才绝艳的师父,唯独在炼器一途上处处碰壁,资质极差,即使宗门在一开始为了大力支持他炼器而供给的大量锐金、玄石,居然被他炼了这么个破玩意出来。

????等到杜儒轩面带尴尬地给奚忘川解释完,后者也不禁满脸苦笑。怪不得自己师傅即便是给弟子炼个炼气期、筑基期使用的保命灵器,都要亲自往烈日脉跑一趟。看到眼前傻大憨粗的大家伙,奚忘川终于明白了什么。

????“小师弟,乾元剑典你已经牢记于心了吧?”杜儒轩觉得是时候把话题引到别处了,“这部剑典包罗万象,无论是灵力的运行与修炼方式还是剑法招式,乃至后期威力极大的剑阵都有记载。虽然这是本门的上乘修炼方法,但是它对于修行者确实要求严苛。”

????“天生神力吗?”

????奚忘川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自己的大师兄,他没想到,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杜儒轩,居然是是个天生神力的大力士?

????“没错,单单是这一条,便已经堵死了九成九的门人。”杜儒轩摇了摇头,一脸揶揄道:“我听闻其他几脉有几个力气大的强行修炼过这部功法,只可惜……最终也都养了几天伤之后便改换其他心法了。”

????奚忘川没有刻意追问自家大师兄是否真的天生神力,不过想到这么多人没法修炼的功法,自己大师兄却能够修炼到极高的境界,想必是非常厉害的。

????“小师弟你是妖身,而且还是体格强悍的妖兽,这部功法对你来说几乎是量身打造的。”杜儒轩说到这里有些怅然,“剑典之中很多的招式对于身体强度都有要求,这就是为什么,这几日师兄一直让你服用锻体丹的原因。毕竟……为了练此功法,师兄我几乎就是药罐子喂大的!”

????奚忘川呆了呆,联想到之前大师兄曾经给三师兄说,当年他也曾练过本命剑胎,只是到最后却因为其他原因失败了……难道就是因为服药或者修炼这部功法的原因?

????想到这里,奚忘川突然又有些犹豫了起来。自己师父的剑修道路无疑是非常强悍的,而且本命剑胎就相当于第二元婴,无论是灵力的量还是关键时刻保命,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与妙用。

????不过,看到杜儒轩红光满面侃侃而谈的样子,奚忘川又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岔了,毕竟自己的师父不可能害自己,而大师兄,这性格明显就不是害人的料。

????“所以大师兄,我还得继续嗑药?”奚忘川一想到这里就有些肝疼,按照自己的速度,用不了多久淬体丹就应该吃完了。

????“那是肯定的,放心放心,师兄这里就是不缺丹药!不是师兄跟你吹,这些基础丹药,师兄这里要多少有多少!”

????杜儒轩似乎对于奚忘川的修炼天分很满意,他继续说道:“你先上去试试这柄大剑怎么样!剑虽然重了些,可是对于你来说应该没什么问题!”

????奚忘川点了点头,朝着插在地上的大剑走了过去。剑身很高,他轻轻地一跃而起,悬停在剑柄旁,握住了那满是符印的剑柄。金丹期便能够踏虚空而飞行,这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。

????伸手用力一提,整把巨剑就被奚忘川从地上提到了手中。

????厚重、坚实,这是奚忘川对于这柄大家伙最初的印象。随着灵力的注入,整柄大剑周身都散发出来墨色的灵力氤氲。

????脑海中适时地出现了刚刚从乾元剑典中学来的功法武技,奚忘川尝试挥动手上的重剑,依照玉简之中前人的经验,慢慢地挥舞起了手上的灵器。

????杜儒轩站在远处,悄悄地捏了个法诀,在此处设下了结界。

????小师弟的修炼动静可能会有些大,看他举重若轻的样子,虽然身材与大剑的比例不是很成正比,但是无疑,这柄武器对他而言却也不是很难驾驭。

????初期的挥舞动作多少还有些凝滞,可是在来来回回挥舞了数下之后,重剑就如同奚忘川延长的手臂一般,丝毫不见有什么阻碍了。庞大的重剑在奚忘川的手中如同一条纤细的柳枝,锐金特有的割裂效果,令周围的空间都似乎被割开了口子!

????“没想到,他居然这么快便适应了‘重玄’。”杜儒轩有些感慨地看着半空中练剑速度越来越快的奚忘川,有些感慨地叹了口气,“师父说的不错,小师弟的确是适合重剑的修炼啊!果然,新的丹药又要入手了吗?啧啧啧,看样子,又要重新开炉了……”

????一套剑法不知不觉就打完了,纵横的剑气早已把地上的山岩击打地粉碎,远处的杜儒轩似笑非笑地看着停手的奚忘川,朝着他摆了摆手,示意过去。

????“嗯,不错,无论是重玄剑还是这乾元剑典,都出奇地适合小师弟你呢!”杜儒轩感慨道,“没想到,这一直被嫌弃的重玄剑,居然真的被你施展的得心应手!”

????“这东西……它叫‘重玄’?出奇的趁手呢……”

????奚忘川看着放在自己身侧的大剑,上面仍然还残存着自己的灵力。那还未散去的墨色氤氲凭空给这大剑增添了几分邪气,可是奚忘川知道,那是剑身本身材质所致。

????“既然趁手,那暂时也算是省去了一桩麻烦事。”杜儒轩明显说的是重新寻找飞剑这种事情,“对了,你在剑柄那个凹槽上滴一滴血。”

????“滴血?”奚忘川有些不明所以。。

????“滴血认主啊!灵器都是需要认主的,师父没有告诉过你吗?”说到这里,杜儒轩突然想起来奚忘川给自己那柄蓝色飞剑,“怪不得,你给我飞剑的时候没有解除认主,原来压根就不知道怎么认主啊?”

????“还有这种说法?!”奚忘川苦笑地摇了摇头,“果然,那柄飞剑本就不是要给我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