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巴士
小说巴士 >综合其他 >东京侦探事务所 > 第八章观月幸子的委托

第八章观月幸子的委托

????等到浅野收拾完伤口回来,广仁也没有解开这个问题,两人在这里整理了一下资料,便打算离开。

????尽管加濑法医提议两人看一下尸体,由于检验室空间不足,尸块很快就要全部收起,将来想要再查看一遍不会很容易。但广仁和浅野都不约而同地拒绝了,在打捞过程中,两人已经受够了这种血腥场面。

????而且这关于尸体的资料都已经整理出来,想必也不会出现其他的线索。

????于是三人便离开了这里,此刻已经是下午,浅野刑警需要回警署去,而广仁则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打算先回事务所一趟。

????毕竟是自己工作的地方,几天不去一次是不合适的。

????浅野刑警则会把发现尸体的流浪汉的笔供,送到事务所。

????一切妥当,两辆汽车从医院后门开了出去。

????待到广仁打开事务所的门,已经是下午三点,事务所里一片整洁,并非是自己的功劳,更多的是妹妹会来打扫一番。

????对于这地方的卫生,夜子上的心比自己要多很多。

????把门口的牌子给调成营业中,广仁就坐在椅子上,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记录下来,案件终于有了一些进展,但还有许多地方需要进一步的调查。

????好在有一群警察盯着这事情,想必会简单一些。

????写完一切,广仁看向门外,心说此刻应该是放学的时候,今天比较有时间,不如去接一下夜子,想必能让她开心一些。

????自己一旦忙起来,就会进入没有空隙的工作之中,夜子常常都是处于孤独之中,作为兄长,这一点极为不足。

????还未想清楚,门口传来敲门声,还未等广仁开口,门就已经打开了,一个少女走了进来,让广仁眼前一亮。

????眼前这名少女身材与其说苗条,不如说紧实有力,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结果。其面容格外的清秀,有一种说不出的成熟感,长头发用发卡紧紧扎住,摇摆在身后。

????而宽大的和服却是不足之处,看不出身材如何。

????广仁愣了一下之后,发觉盯着对方有些失礼,连忙说道:“这里是侦探事务所,您有什么事吗?”

????“我有要委托的事情,还请侦探先生可以帮忙。”

????少女的声音极为好听,虽然这是第一次见到广仁,却没有丝毫生疏感,带有强烈的亲和力。

????“请坐。”

????广仁忙招呼着,让少女坐在自己面前,心中更是无比期待,已经很久没开张了,终于有所好转。

????少女行礼坐下,说道:“我叫观月幸子,请多多关照。”

????“深田广仁,”广仁回着礼,对这观月的姓氏有些熟悉的感觉:“阁下有什么要委托的事情?”

????“说来惭愧,我兄长观月正信失踪了,已经有三天的时间,在哪里都寻找不到。”观月的话语极为成熟,或者说带有强烈的男性化,或许是还有些陌生的缘故。

????“三天的话,可能是去做什么事情,没有跟家里通报吧。”广仁缓缓说着,这样的失踪案子通常都是失踪者自己归来作为结尾,以自己最讨厌的方式结束。

????“不会!”观月幸子坚决地说道:“我家家教很严,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,三天未归,定然有什么特殊缘由。”

????广仁对眼前少女的态度有些吃惊,思索一番,忽然想起还未结束的三段尸体案件,不由皱眉:“那么这件事情应该很麻烦,不如去找警察来调查一番。”

????比起警察,侦探的权限实在不值一提。

????然而观月依旧坚决地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恐怕有些困难,否则我也不会找到这里。”

????广仁有些不解,给自己点上一支烟,好奇地看向眼前少女:“那是为什么呢?”

????观月脸上露出迟疑的神色,沉吟片刻才说出:“家父对警察保持着很不信任的状态,是不允许报案的,即便是来到这里,都是我独自前来的。”

????然而听到这话,广仁眼睛中露出光彩,立刻问道:“你该不会是弓道馆的人吧?”

????观月无奈点了点头,有一种难以启齿的感觉:“是的,观月弓道馆。”

????得到这回答,广仁立刻明白了观月幸子的话语,观月弓道馆是文京区最古老的道馆之一,而观月馆主也是一位极为严厉的人,秉承着古代道馆规矩,活脱脱一个穿越来的古代人。

????要让这样的人去寻找警察的帮助,想必是永远不可能的,观月幸子想必是他的女儿,对此同样没有办法。

????发觉到广仁眼中带有同情的眼神,观月幸子表现出一种慌张的感觉,打破了刚才的成熟气质:“请不要误会,家父是位很好的父亲,同样对兄长的状况担心,只是……没法做些什么。”

????按照古代道馆的规矩,孩子在外死亡或者消失,都是其能力不足的表现,馆主应该看做为自己的责任,没有将孩子教育好,而不是一味地寻找仇家。

????想必这就是观月馆主所处的境地。

????广仁点点头,将手上的香烟掐灭,微微施礼:“抱歉,是我想多了,这个委托我接受了。”

????“太好了!”观月幸子露出一副欢呼雀跃的样子,彻底把初见的成熟气质推翻。

????广仁看到这一幕,不禁露出苦笑,心说即便是观月弓道馆的女儿,终究也是个女孩子。

????“对了,侦探先生,还有一个请求。”观月幸子把委托费放在桌子上之后,忽然开口。

????“什么请求?”

????“请在调查过程中,带上我,我想看看兄长是怎么失踪的。”观月严肃地说道,眼神中再次露出坚决的神色。

????但广仁却感觉有些困难,调查过程中带上委托人这样的事情,是从来没有过的,毕竟侦探的调查并不是那么干净,有许多阴暗的事情。

????想了片刻,广仁想要摇头拒绝,但看到眼前少女的坚决目光,不由得叹口气:“我尽量吧,许多情况下还是要我自己行动。”

????“这样就好!”观月幸子说着,面露兴奋,忽然看到钟表,立刻站起身来:“练习时间快到了,我必须回去了!”

????“这是我的联系方式,调查时请给我打电话。”

????留下一张纸条,少女急冲冲地跑走了。

????广仁苦笑着拿过纸条,把号码记录在册子上,默默自语道:“这个委托,就在空闲时间里解决吧。”

????现在最重要的委托,自然是三段尸体案件。

????此时浅野警官突然闯了进来,把一个信封丢在桌子上,说着还要去接女儿,就赶紧离开了。

????广仁打开信封,是那个流浪汉的笔供。